我相信 我們所寫的 往往是我們所不知道的

我們之所以書寫  是為了讓未被書寫的世界

透過我們得以表達                   卡爾維諾

 

 

 

看到上面這句話 令人想起佛洛斯特的另一句話

在我還沒有看到我寫的東西之前

  我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創作者並不一定是完全想好要寫什麼才開始動筆

而是帶著一份直覺和觸動 就啟程

 

據說 王家衛拍電影是不用劇本的

邊拍邊想 當場拍當場改

拍攝阿飛正傳 原本內定的男主角是劉德華

但是張國榮現場的表現很優異

於是臨時加戲

最後張國榮的戲份大約十分之八

劉德華只剩下十分之一

(另外十分之一是女主角 路人及街燈)

 

創作者 跟著一個感覺就往前奔馳

沿途有什麼 就看什麼 不需要刻意限定

想要的不一定有 突發的往往更美

在那份任心無累的自在裡

反而更容易來到他所需要的曠野

 

並不是不需要做功課

創作者的內涵 當然影響著他的創作

尤其是學術研究 更講究各種資料的完備

但是 在藝術創作裡

更需要的是一種放手 冒險和勇氣

不循規蹈矩 不按部就班

擺脫框架 跳出窠臼

更能接近原創的核心地帶

 

不是大師們說的都對

但是至少連大師們也同意

不必等準備好了才開始

說走就走 等什麼?

越等反而失去越多

 

我想起一個有趣的例子

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裡面的情節

男主角張無忌是武當派的弟子

祖師爺是張三丰 武功蓋世無人能敵

但是一方面年歲已高(一百多歲了)

另一方面又中了奸人之計 深受重傷

一下子面臨了強敵圍攻

這時張無忌臨危受命 必須要站出來對抗外侮 保護家園

問題是張無忌只是一個非常初階的弟子

根本沒什麼武功 怎麼辦呢

張三丰便臨時教授他一套太極劍法

情勢緊急 危在旦夕

張無忌非常努力的學習

時間緊迫  張真人教完之後 鄭重地問這個徒孫 記住了嗎

張無忌緊張的說 忘了一大半了

大家聽了都慌張了 心想 你怎麼能忘呢

張真人只好又重新操練一遍

然後 再問

無忌心虛的回答「忘了更多 只記得三招

眾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心想 這個小伙子是靠不得

然後張真人再次演練教授一次

然後又問

張無忌恍神地說「這次全都忘光了!」

真人含笑點頭說 你可以上場了

讀到這兒 讀者們都驚嘆詫異

怎麼了呢 怎麼會這樣呢

原來張無忌看似遺忘 其實是放空 

要學會最高段的太極武功 就是要放空

一旦執著 就無法面對千變萬化的現場情勢

最後 張無忌果然 力退群敵 完成守護家園的使命

這個故事 讓人印象深刻就在於

也或多或少的點出了 藝術創作當中的

真空妙有 無為與無所不為

 

以旅行為例

現在的網路非常便利

我們想要去的地方 不管是哪裡

輕易可以透過網路的協助 提前得到非常精細的資料

那條街 那個景點的空拍圖 衛星圖 街景圖

一目了然 應有盡有

各種對當地的介紹與評價 琳琅滿目

你是個旅遊者 你希望手上握有完全的資訊

以獲得旅遊的安全感呢

還是 你寧可帶著一點好奇和陌生感

去探索冒險呢

 

創作者所需要的配備 不是手上充足的資料

而是一顆好奇和探索的心

一股熱情和勇氣

不必知道太多 也不必擔心寫出什麼

只要認真去生活 細心去感受

然後勇敢的寫出來

生活本身就是一種藝術品

文學乃是一種生活的反映

 

你覺得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