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可能永遠無法擺脫 讀者任意地對作品做解讀

 

 

不記得是哪位作家說過:

作品完成後 就自己取得了生命

不再是作者所能左右

 

也就是說 作品的詮釋權 不是作者所唯一擁有

即使作者出面澄清抗辯

也無法抗拒讀者們的獨斷地解讀和揣測

 

尤其是有關作品中的人物和作者本人的聯想

最容易引發讀者的窺視和推測

 

譬如李安在拍「斷臂山」時

就被揣測他是否也是同志

曹雪芹紅樓夢時 對同性之愛的細膩描述

也被懷疑必有所本

 

將作者和作品人物做連結

可能是許多讀者茶餘飯後的樂趣

也是作品不斷被討論的因素之一

因此 作者們 可能也不必太芥蒂

 

我之前曾經寫過一篇「失敗者的催眠」

當時把男主角描寫的有些猥瑣可悲

我因為擔心 被讀者訪友們誤以為是板主的寫照

(其實也相去不遠啦 哈哈)

因此 還特地在故事的前面做了引言 後面加了延伸

以為這樣就不會被錯解了

沒想到 還是被讀者好友們安慰一番

(我在回應中寫道:「哈哈 我故意加了前言後語 

努力希望朋友們不要把我和小說中的失敗者連結在一起

沒想到 我最終還是失敗

想不當失敗者還真是不行呢」)

 

昨天我寫的「模仿貓

故意做了許多的區隔

把裡面的主角也寫的特滑稽的

最後還特地寫了後記 

在裡面提醒和強調

這一篇的分類是「小說天地

(也就是說 它是虛構的)

我刻意把那個人寫的很俗爛

希望讀者好友們明察

千萬不要覺得這個人 有任何一絲可能是齊思特

但是 結果顯示 我的苦心毫無功效

 

因而 我得了一個結論

只要採用第一人稱

無疑就是把自己和作品之間銬上了鎖鏈

再也無法脫離嫌疑和連結

 

還好 作家的老公或老婆通常都有特異的體質

要嘛很瞎 很麻木 要嘛很大肚 很豁達

否則經常看著伴侶所寫的愛情故事

不知道要怎麼個懷疑 他是不是經歷過什麼

不然 怎麼寫的這麼活靈活現 活色生香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