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是非對錯」被無限上綱時

人 就只是個棋子

 

 

人世間不是只有是非

家人間不能只有對錯

 

雖然「是非很重要」「 對錯要清楚」

這些 我都同意

但是

當「是非對錯」被無限上綱時

人 就只是個棋子

 

多數的是非 乃是建立在某些基礎條件下

一旦在不同的時空環境裡

那樣的是非 可能就完全站不住腳

舉個例子:

1990年6月柏林圍牆倒塌前

一名東德人翻牆逃往西德 被東德哨兵槍殺

成為最後一名翻牆死難者

東德垮台後,審判該哨兵

他以服從命令為由辯護

法官說:開槍是服從命令,可以諒解

但打不準是你自己可以做到的

於是判他有罪!

在1990年之前 有無數的翻牆者被槍殺

那些哨兵們 不但沒有受審 反而還受獎

想想看 這些牽涉到生死的是非

都可以因時因地而改變

那麼 就別說許多的社會規範 一般的是是非非了

 

但是 有些是非 被高倡久了

便無限擴張成為無所不包 不可質疑

誰如果違背了這些是非的 就成為罪人

 

譬如愛國 沒有國哪有家 哪有個人?

誰能不愛國呢

為了愛國 誰能不支持 不配合呢?

在這樣的大帽子之下

有時 人的價值就被貶抑和踐踏!

 

譬如法律 法律乃為了讓社會更進步和諧而建立

沒有法律 社會就亂無秩序 將帶來重大危害

誰能不遵守法律呢

但是在這樣的標準下

有多少人被錯誤的法令 跟不上時代變化的法律

所傷害 所壓迫和摧殘

 

有許多的是非 乃出自於社會管控的需要或方便而制定

而不是真正的普世價值

這些是非 在一般狀況下 有助於安定社會

但是如果碰到更高的價值時

就可能產生了衝突和毀壞

 

所以在孔子時代 他就看出了問題

曾經提出: 父為子隱 子為父隱 直在其中矣

意思就是說 親子之愛 高於一般的法律規範

如果為了法律規範而傷害親子之愛

那造成的傷害恐怕是更為嚴重

整個生命價值與信賴將因而崩解

 

倪匡寫過一篇「朋友」

談到 朋友不是來主持公道的

他說:

如果是你真正的朋友

當你在任何人、任何勢力

在任何情形之下起了衝突之際  他會幫助你

但是絕不是主持公道式的幫助

主持公道的大有人在

法官可以主持公道  警察可以主持公道

陌生人也可以主持公道

何必來找朋友?

「我和你是朋友,你不對我也要說成對,

  死的也要說成活的對方再有道理也要批臭鬥臭

  這才是朋友,明白了嗎?」

 

今天看到東海大學貼出的一封公開信

令我深受感動和認同

也讓我們對於 目前社會有許多人只著眼在於

撻伐這個兇手的殘暴 泯滅人性

而沒有看到這裡頭其實還有很多問題值得我們探索

有了更多的反省

 

這封信裡面說

------我們第一次感受到

新聞畫面不只是消息事件,

更是如此靠近生命與幸褔的一切;

江子翠永遠不只是個地名,

而是我們感同身受的時空;

意外的傷亡者再也不會是新聞跑馬燈的數字,

他們是深深牽動我們悲憫與淚水的靈魂;

同樣的,鄭捷同學不僅是一位

去年暑假轉入環工系的大二學生,

一夜之間我們都發現了在東海的每一個人,

無論憂喜勝敗,都是我們的家人,

我們愛著他們,卻也不夠愛他們。

因為是家人,

所以我們除了遺憾鄭捷同學錯誤的行為,

更對社會深感不安,

及對無辜的受害人與家屬表達慰問之意---

 

----昨天突然出現的脫序與犯罪行為,

更讓我們深深了解,

其實我們都可以成為每一位東海人身邊的天使,

除了可以預防遺憾,更能讓這個校園充滿了彼此的關係,

流動著我們的故事。

在社會上各種聲音紛沓充斥的此刻,

期盼我們都開始「多走一步、多看一眼、多聊一句」,

他可能是你缺課多次的學生、翹掃很久的室友、

不太往來的同學、或只是一個悶悶不樂的臉龐,

走出自己的城堡,給彼此一個開始的機會吧!

 

我們多麼不希望此事發生,

但若這是必然,我們願意是發生在我們所深愛的東海。

因為我們可以有不一樣的承擔,

我們是一所有教育理想與力量的大學,

來自願意彼此相愛的你和我,

------直到如今與永遠。----

 

這樣的節錄 也許不太恰當

有可能沒有充分地把整個氛圍呈現

而減損了力道 甚至產生了錯解

所以請訪友有機會連結去看全文

 

我猜想有人讀了可能非常不以為然

感覺好像縱容了惡人

 

我的想法是這樣:

每個人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承擔法律上給予的刑責

但是社會或許可以有另一種態度

----和惡人不一樣的態度:

雖然你看不爽人就想要傷害人

但是我們和你不同

即使我們對你的行為很不認同

但是我們仍願意去看見你的困難和需要

仍然願意去接納你內在的黑暗與挫折

仍然願意反省也許我們還可以為你做什麼

我們相信一個受到關注受到接納

內心感受到溫暖與陪伴的人

是不會輕易去傷害他人的

 

當然這很難尤其要對一個凶殘的人這樣看待

很難

但是至少不必一窩蜂的高倡以暴制暴的觀點

因為

仇恨向來就是許多罪惡的源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