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jpg  

 

在人之上 要把人當人

在人之下 要把自己當人

 

權力是一種迷幻藥 讓人忘記自己的身分

原本是眾生平等 萬物皆為上帝的子民

但是因為資源分配的不均 某些制度設計的需求

使得「權力」「權位」「權勢」產生了變數

把人給分類了 階級化了

擁有權力者 好像是更高一等的人

沒有權力者 好像是更低一等的人

尤其是擁有權力的時間久了 漸漸地 就忘了自己是誰

喪失權力者久了 也忘了自己其實是個地位平等的人

 

我想起了 「2010叛獄風雲」這部電影

有一群人為了相當優渥的報酬

而接受了政府和學術單位合作的實驗

讓背景本來相差不多 

甚至有些原來是朋友的實驗對象

放進一座封閉的監獄裡 

有人被指定為囚犯 有人被指定為獄卒

在制度的設計推波助瀾下

原本是平等的人 原本是好朋友

卻漸漸地 被權力給洗腦了

獄卒們權力越來越坐大

囚犯們變成了低聲下氣求饒的次等公民

 

這些握有權力者 他們會因為某些自認為崇高的理由

任意的懲罰 限制 逼迫 本來和他是平等相待的囚犯

他們振振有詞 認為只有這樣 才是對大家最好的選擇

而那些囚犯 也常常在權力的威逼壓迫下

選擇接受制度和規定 認定抗拒只會自找麻煩

因而使的不合理的權力關係一直被維持著

 

有許多組織  在上司與下屬間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中

上司習慣於發號司令  下屬習慣於接受指定

以致於 某些時刻 

上司下達了不合理、侵犯人權的命令時

下屬竟然沒有能力辨識 

即使能夠辨識 也不敢反抗

而接受了不合宜的對待或指示行事

造成了嚴重的自我權益受損和傷害

 

據說 美國黑奴時代

有些白人主人 把家裡的黑人奴隸的女兒叫到房間來

請她脫下衣服來  那個女兒沒有勇氣敢拒絕

只能聽由主人任意處置

黑人爸爸事後知道了 也不知道這是應該反抗的事情

只能默默請孩子忍耐

這是因為他們喪失自主性太久了 

已經忘記自己也是平等的人

 

某些官場上的大官 平常對下屬頤指氣使 不容遲疑

下屬沒人敢吭聲 以致於當他請下屬做一件不合法的事情

下屬連思考的辨識力都沒有了 只能聽命行事

最後 就成了長官的代罪羔羊

因為他長時間在權力的淫威下 已經忘記自己是平等的人

 

所以說 在人之上 要把人當人

在人之下 要把自己當人

頗有啟發性  

嚴格來說 根本沒有人上人下這種分別

只有工作屬性的分工 沒有種類高下的分別

 

之所以有人可以耀武揚威

是因為其他人對他的放縱

 

權力的腐化問題 這一兩百年來不斷被討論與提醒

正有待人們不斷地挖掘探究和解放

 

您說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