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diq_Bale1.jpg  


這幾天和家人看了好幾部電影

其中一部是賽德克巴萊上下集

這部電影九月份上映前 就已經造成很大的轟動

主要是因為導演魏德聖在前一部作品「海角七號

就已經刷新了國片的各種記錄

而他拍海角七號只不過是為了準備拍賽德克的暖身

為了拍這部片子 魏德聖可以說是不屈不橈費盡心思

我覺得如果有人把魏德聖想拍賽德克這部片子的發心、夢想

和整個籌拍、開拍、經費拮据等辛酸、奮戰和堅持的歷程

相信就會是一部感人的巨作

 

賽德克巴萊九月份上映時引發了許多熱烈的回響和討論

有許多企業或名人 透過犒賞員工、包場等方式

來贊助魏德聖及國片的熱血和夢想

片子的票房很快就破億 二億 三億 五億 七億

到2011年的12月 不含海外票房

全台累積達到8.8億(引自維基百科)

不過據說耗資七億台幣 必須要有15億的收入

才能真正賺錢 所以其他海外票房及相關周邊的收入

是否足以補足這個缺口 則不太確定

但是國片島內達到九億的票房已經是史無前例了

 

這部片子看過評論過的人很多

幾個月前我曾經拜讀過一些影評

發現一開始 正向的評論居多

後來則漸有一些不同的聲音

 

從站在國片需要支持和鼓勵的角度來看

賽德克芭萊可以說是具有特殊的歷史地位

除了投資金額 票房記錄 上下集電影長度 場片規模

都是前所未有

還沒開拍就引發了全國的關心 社會各界的支持投入

相關的報導就震天嘎響 幾乎是全民運動了

 

看完電影 我有幾點感想

一、異族統治 血淚斑斑 不忍卒睹

那個時代 那群人 被迫於在那樣的環境裡生存

握有權力和武器的統治者

沒有足夠的認知和理解被統治者的文化和感受

傲慢輕鄙的對待弱勢者

他們在槍砲鐵蹄的蹂躪下

暫時不得不屈服 不得不忍氣吞聲

他們的怨氣無處宣洩 終究引發了一場

一方近乎滅族 另一方也付出了慘痛代價戰爭

 

二、尊重和包容是永恆的課題

莫那魯道帶領族人對抗日本統治者

因為日本人的粗暴和蠻橫 讓人無法忍受

但是莫那魯道本人卻也是一個粗暴蠻橫的人

看他年輕時遇到其他族的人

惡意挑釁、口出恐嚇、並且設局追殺

即使只是一個孩子  卻也揚言不讓對方有長大的機會

因而造成後來  要全面抗日時

造成同樣的山族人 卻寧可向日本靠攏

也不願意和莫那同一陣線

這讓我深深的感慨

俗話說:好友五百猶嫌少 怨敵僅一便是多

不要隨便製造機會讓可能成為朋友的人變成敵人

莫那魯道因為傲慢粗暴的個性 使他樹敵

日本侵略者也因為沒有真正的尊重和包容族人

而引發了後來的流血抗爭

在這些事例中 我們都清楚的看到

兩造之間 其實是有和平相處的可能

卻因為不了解 因為傲慢

最後看到雙方在血泊中哀號

 

三、陷於兩難的掙扎

電影中的幾個主要角色都面臨著兩難的掙扎

第一個是莫那魯道

他的掙扎就是到底要不要帶領族人一起來反抗日人

掙扎的難處在於 他明知道反抗是註定會失敗的

因為他自己曾經親自去過日本 看到他們的軍隊

比整片山的樹葉還要多 比整條溪的石頭還要多

飛機多到可以把整個天空覆蓋

戰車槍砲多到聲音可以讓人耳聾

他知道 帶頭反抗的結果就是死亡 甚至滅族

但是 不反抗 除了繼續受人凌辱 也失去了獵人的戰場

將來是沒有臉 也沒有身分去面對祖靈

 

第二個人是 花崗兄弟二人

他們是賽德克族人 卻受日本教育而成長

一個當警察一個當老師

他們從小接受日本的文明

了解到原住民生活太落後也太野蠻

所以他們努力在教化族人去接受現代化

然而當莫那魯道準備要抗日時

他們兩人立刻陷入掙扎

他們要站在哪一邊 ?

一邊是平常信奉的政府

一邊是血濃於水的族人

從出生就在日本人統治的花崗兄弟

他們其實早已經習慣了日本統治的國度

如今卻要砍他們的頭 他們內心的掙扎可見一斑

 

第三個是小島源治 是少數對原住民比較友善的日本巡警

他努力了解原住民的文化和感受

拉近雙方的距離和關係

但是面對雙方後來的大屠殺

小島自己的愛妻和兒女們都被砍殺而死

他內心的糾葛掙扎憤恨可想而知

 

依我的觀影感受 覺得這些掙扎的張力並沒有完全到位

莫那魯道的沈潛20年 從一個非常暴躁強勢的青年人

轉變成一個暗沉潛伏的頭目

最後又變成一個掀起腥風血雨的領導人

這之間的轉折 說服力似乎不夠強

 

花岡兄弟最後選擇自殺 似乎也有些勉強

既然當初決定站在賽德克族人這一邊

那就應該奮勇作戰 最後卻選擇要把自己切開兩半

裡面的掙扎 電影的著墨不夠 只能由影迷們自己想像

 

四、戰爭就是罪惡

沒有人想要被統治

也沒有人不希望過好的日子

但是 並不因為這樣 就可以隨便發動戰爭

 

我覺得魏德聖並不贊成莫那魯道發動戰爭

影片中並沒有把莫那塑造成英雄

相反地 他是個悲劇角色

他臥薪嚐膽準備了二十年的火柴棒

真正戰爭時完全用不到

他之前和人結怨 在重要時刻成為自己的致命傷

他的決定 害的族裡的大多數女人

只好全部上吊自殺

至於族裡的男人則幾乎無一倖免

在血戰的歷程中 一邊有賽德克族的歌聲

裡面就有唱著

「你們在做這些決定時  可曾有考慮過女人---」

 

事實上 就像花岡一郎說的

都已經等了二十年了 為什麼不能再等二十年

莫那魯道說 再等下去就沒有獵場了

其實這個說法並沒有說服力

 

有許多族的頭目也反對戰爭

他們說 希望讓族裡的年輕人還有機會存活下來

硬幹 並不是英雄

 

在血戰終結時 莫那魯道的兒子

對已經自殺卻被日本人救起的妹妹說

努力多生幾個孩子 希望賽德克不要完全滅族

看到這裡 不免會有種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之感

 

我並不是贊成好死不如歹活

而是認為 戰爭是人類中很大的罪惡

必須要努力在戰爭之外的選項去考慮

譬如 外交、文化、經濟等各方面來努力

不要隨便輕啟戰端

備戰但是不要求戰

努力化解任何可能的戰爭

因為戰爭實在太沒有人性了

 

我自己覺得 上集比下集感人

裡面的巴萬那威 雖然是魏德聖唯一的虛擬人物

卻是最讓我喜歡的角色

他可以說是未來的莫那魯道 勇敢 熱情 樂天

可惜生不逢時 只有血祭於這一場驚天動地的革命之土


Seediq_Balet2.jpg   

下面這則影片 是多年前 魏德聖拍賽德克巴萊的試片

不到五分鐘 當時他可能還想不到有一天真的能拍成

短短的五分鐘 已經可以大概窺出他的企圖心和整部片的格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