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點兒反省的功課
每個人都有一些功課要面對
別人所見 和自己所覺 常常有點兒距離
我的個性 有時候似乎溫和客氣
但是有時候 卻又有點兒得理不饒人
尤其 當自己被挑起了那根敏感的神經時
就會突然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展開強烈的反擊
雖然平時多半是 不違如愚 駑頓呆板
但是面對別人的挑釁 卻常常伶牙利齒 咄咄逼人
這是我的問題
我看不到自己的有限和可能
我以為我在反擊 在自我防衛
其實那正顯示了自己的軟弱與脆弱
強者是包容 是開放 是關懷 是進取
弱者才防衛 封閉 孤僻 自以為了不起
 
據說李敖先生有個特殊的專長
很能證明朋友對不起他
當朋友和他起了衝突時
他總能用許多的證據證明他對朋友仁至義盡
而別人卻是喪盡天良
但是 我覺得那樣的作法
除了讓朋友更無地自容之外 並沒有得到什麼
何必如此呢
不過 當我生氣的時候
我也很容易找到很多非常合理的理由來責怪別人
可以把對方罵的狗血淋頭
當下似乎發洩了肚子的鳥氣
但是 現在卻越來越覺得  那是沒有必要的
痛罵一頓 有什麼價值呢
刻劃自己的委屈? 彰顯對方的惡劣?
發洩自己的憤恨? 想要對方更加自慚形穢?
實在沒必要
 
事不要做絕 話不要說盡
完名美節 不宜獨任  辱行汙名 不宜全推
多留餘地 是給自己多一個思索的空間
不要只看到別人的錯
而忘了一根手指指著別人的同時
另外有四根手指正指著自己
 
一念瞋心起 火燒功德林
得意不宜再往  瞋恚當下止
能夠在興奮的當頭 沈澱
在怒火中燒的時刻 平靜
那是多麼大的修為啊
 
不過這樣的淡化轉化融通
並不是要讓自己沒有情緒 沒有真情實感
而是發而皆中節
 
突然想起資治通鑑裡的肥水之戰
有關謝安面不改色的著名事蹟
當晉軍在淝水之戰中以寡敵眾 大敗前秦的捷報送到時
謝安正在後方與客人下棋
打開信封看捷報時 眾人屏氣凝神等待結果
但是他若無其事地把信放置一旁  不動聲色地繼續下棋
客人憋不住問他  到底怎麼樣了
謝安淡淡地說:
「沒甚麼,孩子們已經打敗敵人了」
眾人聞之 歡聲雷動 歡欣鼓舞地趕快回家傳佳音
謝安卻文風不動 若無其事 安坐其位
直到大家都走了之後 入門告訴家人消息
但是當他跨過門檻時 把木屐底上的屐齒都碰斷了
他卻毫無所覺
這當然是司馬光在諷刺謝安的矯揉做作
我認同 喜怒哀樂的自然流動
但是行於所當行  止於所不能不止
當我們想要責怪別人時 先返照自己
當我們得意洋洋時 先想想 是否傷到了別人
這是我隨時警惕自己的
雖然越來越少有什麼事 可以讓我得意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