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jpg  

 

當資源班老師後 很少參與學校的活動

連教師早會都難得出現

之前在仙境小學 只有開學第一週和期末最後一週參加

現在這個學校則是六週輪一次

 

今早又輪到我 我的位置安排在最後面的角落

我總是安靜的來 安靜的去 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今天早上剛好是退休老師的歡送會

今年有七位老師退休算是數量頗多

不過只有四位來參加 

另外三位不知道什麼理由沒來

即使只有四位 仍然頗多 

要利用短短的早會時間進行歡送

也是令人好奇要怎麼送

 

果然 並沒有什麼影片或同仁的祝福

在開場前有一個班級的小朋友來吹笛子

然後請所有的主任合唱一首歌

教師會長送獎牌

然後是校長和家長會長的祝福

相較於之前在仙境國小在質感上差異頗大

 

退休老師的話 幾乎就自動減為30秒到2分鐘左右

讓人頗感可惜

其中一位退休老師在臺上短短的感言中

提到當初和一位同仁一起在隔壁 互相照顧

那時他是3年11班 那位同仁是3年12班

他說「那個人應該知道」然後就指著坐在後面的我

然後也把名字說出來了

 

這些年 我和這位老師其實已經沒有太多互動

那年和他隔壁班 確實是一段特別的日子

我剛退伍 他剛調來 兩個新手教師互動幫助

兩個班經常一起打球 互相提醒 彼此照應

 

那年對我而言 有一件事很特別

我這輩子請過最多假的時光就是那個時期

在小金門服役期間生活和飲食都不太注意

一退伍不久 可能水土不服什麼的

陸續生病 住院 請假

如果說 整個職場生涯裡有哪一年是我最晦暗的

大概就是這一年了

 

還好當時有這個同仁在我的隔壁 

給了我許多的關心和協助

也經常彼此鼓勵打氣 

讓那低迷的日子過得輕快些

只是後來 我們就不再同一個學年了

彼此的互動也逐漸減少

 

我不太懂得如何去維繫一段友誼

通常離開一個地方 我很少又回頭去

並不是已經遺忘或不在意

只是習慣默默存心底

 

也許這是一種錯誤的態度和習性

曾經累積的東西 都被我不經意的冷漠所摧毀

但是 也已經這樣過了大半輩子了

 

在與人相處上 我有著天生的膽怯軟弱

總覺得 誰稀罕你 有誰會在乎你 你得了吧

甭熱臉去貼人了吧 誰理你啊

因此 我幾乎從小就在人際互動中選擇了被動

寧可孤獨 也不喜歡自己自作多情

 

這是為什麼我離開了一個地方就連根拔起的原因

所幸我原本紮根就不深 也就損失不大

只是 年歲漸長 難免也會想 總是不可能永遠飄浮

也許有一天 我會找到適合我這種種子的土壤

那時我會願意學習好好安份的落地生根

再也不要漂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