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孔丘 

 

 

每次發生慘案時

總有加害人的家屬出面說話

所說的內容

多半是代替加害人向受害人及社會大眾致歉

 

這樣的作法

通常可以某種程度地紓解了社會的憤怒

滿足了大眾對加害人成長背景與習性的了解

也稍稍減輕或安撫受害人家屬的傷痛

不管真實的效益有多大

總是一件良善的事情

 

不過在出面道歉的內容當中

有一個部分我覺得有待商榷

也是本文想要探究的重點

就是

請求法官從重量刑不要寬待加害人

 

譬如這次小二女童被割喉的事件中

龔重安的哥哥

29日出面向受害女童家屬與社會大眾道歉,

希望法官不要輕判弟弟,讓他獲得應有制裁。


犯下這樣傷天害理 人神共憤的事情

誰不是想要衝過去狠狠地踹他兩腳

就算殺了他也不足以洩恨

 

所以這時候 說出 從重量刑 不要寬待

乃是最簡單便宜 受歡迎的事情了

不過 我覺得

這個發言 留給輿論去狂燒就夠了

其實不需要家屬自己來再捅這一刀

 

為什麼呢?

既然是人神共憤 天理難容

那麼家屬也出來認同 和眾人站在同一陣線

有什麼不可呢

 

我的理由如下:

 

一、滅親不是大義

孔子說 「父為子隱 子為父隱 直在其中矣

裡面的「直」是「真誠直爽」,由心而發之真質情感

乃是人性的最根本的源頭

毀壞了這份真誠直率的發心

將成就殘酷 冷血的環境

 

親疏不分 遠近無別

看起來好像大同世界

其實則是可怕的冰冷黑洞

更叫人寒心

 

二、你有資格丟這一顆石頭嗎

聽過聖經這個故事:

一個妓女被眾人交相指責 準備用亂石打死

耶穌對憤怒的群眾說: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群眾們慚愧地離開了

加害人家屬 不宜落井下石至少有下面幾個理由

  1.    1. 他的錯 或多或少你也有責任
  2.    2. 他的委屈 全世界可能只有你能理解和代言
  3.    3. 沒有了你的關懷 他還有誰呢 也難怪他會走投無路
  4.    4. 他被罵的還不夠嗎 還得要你來張揚自己的正義感嗎
  5.    5. 除了讓他萬箭穿心之外 你無法傳達出一點親人的溫暖嗎

 

三、失去了核心 虛殼何益?

孟子說: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

家人和外人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

家人之間有一股血濃於水的情感

不管遇到任何的難關 挑戰或危險

都願意站在家人這一邊去幫忙 去守護

這是家人的意義

至於要講法律 講公義 講大道理

那些 自然有法官 警察 老師 媒體 社會輿論來講

親密的家人不必一起攪和

頂多可以保持沉默 不發言辯解或支持

絕對不需要站出來一起撻伐或要求從重量刑

因為 家人最重要的職責是要守護的那份

家人之間的溫暖 信任和支持

(尤其是面臨著這種生死存亡的關頭)

這是這社會非常珍貴的核心力量

少了它

這個社會 不過是個冰涼 殘酷 冷血的黑洞

沒有令人留戀 信靠的力量

 

記得去年鄭捷事件發生時

群情嘩然 沒有人不是義憤填膺 希望嚴懲兇手

但是 東海大學卻寫了一封公開信

他們沒有撇清鄭捷只是一個轉入生 和他們淵源不深

也沒有撻伐鄭捷的行為怎麼殘忍可惡

沒有痛責 應該從重量刑 絕不可寬待

他們 只有反省 與前瞻

希望所有的東海人 都能更關心校園裡的每個「家人」

「多走一步、多看一眼、多聊一句」,

他可能是你缺課多次的學生、翹掃很久的室友、

不太往來的同學、或只是一個悶悶不樂的臉龐,

走出自己的城堡,給彼此一個開始的機會吧!

 

我們多麼不希望此事發生,但若這是必然,

我們願意是發生在我們所深愛的東海。

因為我們可以有不一樣的承擔---

 

不管是加害人 或受害人的家屬

其實都是傷痛的 荒涼的

我無意去責備

只是 希望能強調 家人的角色和外人之間有明顯不同

親疏是有別的

一視同仁  令人害怕!

 

 

 

創作者介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