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22.jpg 

「能夠說出的委屈 便不算委屈;

    能夠搶走的愛人 便不算愛人」?

 

看到朋友的網誌上 討論著這樣的主題

他認為:哀莫大於心死,如果你的委屈極大,就已經心痛不已、無言以對了,如果還能夠說得出來,就應該還算不太嚴重,屬於抱怨等級而已

 

至於愛呢  他說:無論他是去愛別人,還是被別人搶走,都一樣是變心愛別人,既然會變心,那當初那個愛就只是假象而已,既然他不是真正的愛人,還等什麼? 就讓他快快走吧~

 

對於朋友的看法 我有認同 也有進一步的觀點

簡述如下:

關於委屈

我認為  遭逢不平的對待

通常會有委屈 怨懟或氣憤的自然反應

這時我們可以採取的態度或行動 

可能有以下四種

  1. 一. 抗議  怒罵或登門挑釁
  2. 二. 抱怨 哀嘆或求助
  3. 三. 轉念 寬恕或告訴自己遺忘 希望走出這個災難
  4. 四. 壓抑 隱忍 不讓人知道自己遭受的難堪和委屈

     憤怒卻不說出來 痛苦卻不宣洩

這裡要討論的應該就是第四項

為什麼面對委屈時

他不抗議 不抱怨 不求助 也不轉念

而需要隱忍壓抑呢

猜想 可能有兩種狀況

第一 說出來 沒人能夠理解或同情 只會讓自己更累更無力

第二 說出來只會讓自己更丟臉更難堪

所以當一個人 遇到委屈不滿的事時

如果還有對象可以傾吐 可以發洩

或是可以把自己的委屈公開說出來時

其實 那樣的委屈 還不是最難受的

真正難受的委屈 是啞巴吃黃蓮

吃了悶虧 還不能說出來

說了只是讓自己的委屈更強烈

受到更多的嘲諷與貶低

所以「能夠說出的委屈 便不算委屈」

正是透過語言的對比張力

讓人去了解到 :

「其實這點兒委屈 不算是最糟的」

所以說 這是安撫人心的鼓勵話

 

其次 「能夠搶走的愛人 便不算愛人」

我覺得朋友的分析 有點兒值的商榷

就是 似乎把努力和基礎都給跳過去了

認為 凡是還會被搶走或有二心的人

都是不值的愛 當初那份愛的都是假象

 

這個判定 似乎稍嫌嚴厲了點兒

倘若如此  那麼世間的愛情未免太簡單了

好像只要一認定 從此就百年好合

過程中如果有了摩擦、分心

就是一個不值的愛的對象

 

我喜歡 史蒂芬 柯維的名言

在<與幸福有約>一書的開宗第一句話

美滿的家庭----甚至偉大的家庭

 都有90%的時間是處於軌道外

 關鍵在於:他們知道目標何在、何謂「軌道」

 他們會一次次返回軌道

因此 如果察覺到對方有些脫離軌道

就認定他是一個不值的愛的人

那麼 你還有願力 去挽留去經營去重建嗎

那麼世間的愛

又有什麼好百回千折

又有什麼好糾葛牽纏 徘徊低吟

然後又豈能有冰釋泉湧破涕為笑

重見光明 永不分離的強烈凝聚呢

 

所以針對這句頗得人心 也頗有感染力的話

我覺得 它有它的價值

但是也有它的有限性

簡單地說: 有安撫的些許效果 卻欠缺開展的引導

容易故步自封了 (安撫有餘 開創不足)

 

最後 我的感想是:

 

委屈不能求全 委屈往往是因為你有些放不下

試著放下 或許就可以說的出來

這時 如果你不說 是因為你已經不需要說了

 

既然是愛人 就試著去了解 去尊重 去成全

愛是 真心願意看到對方幸福 願意幫助對方實現自己

嘲諷對方不值的愛 是一種受傷下的自我安撫

只能安慰一時 無法真正健康走出來

在還能挽回的時刻 努力回到前面所言 了解尊重成全

在無法挽回時 真心祝福 樂見對方幸福

或許這樣的態度 會讓自己走的更平穩 輕盈 自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1382
  • 真正的愛是願意成全對方,
    真正的幸福是得不到的願意放下,
    生命中有許多的因緣和聚散離合,
    在對的時間愛上對的人是幸福;
    在對的時間愛上錯的人是考驗;
    在錯的時間愛上對的人是遺憾!
    在錯的時間愛上錯的人是悔恨,
    但其實不管是對的時間或錯的時間,
    愛都是一種緣份吧!
    緣起緣滅;緣聚緣散,
    一切隨緣流輚,
    自在 放下,
    生命或許會更自由吧!
  • free
  • 版主這篇所說的
    套用在婚外情應是最適當不過了
    若一方有所擔當
    另一方或許不至於太過委屈
    若非如此
    一方再繼續拈花惹草
    就如版主所言 啞巴吃黃蓮
    受了委屈 還不能說出來
    那這還是愛嗎
    基本上拈花惹草的人是沒資格談「愛」是如何的
    委屈並非放不下
    而是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版主說
    「既然是愛人 就試著去了解 去尊重 去成全
    愛是 真心願意看到對方幸福 願意幫助對方實現自己」
    若這是在感情上傷害者告訴被傷害者
    那就是很大的嘲諷了
  • friend
  • 其實您這兩句名言在5月間就已放在我心裡足足咀嚼了半年,
    正因為一路思緒紛雜,一直無法明確寫出自己的想法,
    直到最近稍有沉澱,故簡單寫下心得感想,
    畢竟寫的還是簡略得很,容易招致誤解囉。
    文中所提"如果...當初那份愛的都是假象..."
    您說"這個判定 似乎稍嫌嚴厲了點兒"--我得先承認(你也不是不認識我~呵呵),但並非指"過程中如果有了摩擦、分心 就是一個不值的愛的對象"
    該怎麼說呢?
    我常因想要表達的意思太過於複雜,又怪自己文思邏輯不佳,說也說不清楚,
    當下只好請好友參考一下我所指的愛乃如"真愛與盲視"那篇提到的,
    是回到內在源頭去看的,似乎是切入觀點不一的關係,可不是在與好友辯白呀~! 再聊囉 ^_^
  • 粉筆
  • 如果加兩個字 會不會比較少爭議~
    能夠說出的委屈 終究不算委屈
    能夠搶走的愛人 終究不算愛人

    肯定當下或過程中的那份愛
    也保留對真愛的那份不想妥協的高標準


  • friend
  • 粉筆說的是!

    (您也看出我那不想妥協的高標準~突然有種感激的感動心情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