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14.jpg  

 

今天上午參加疊杯競技的研習

整個下午則擔任裁判

我們幾位老師可能長得比較像裁判

(因為其他都是致理的學生)

所以該單位幾乎都把重任委負於我們

忙到快六點才結束

回到 家竟然勞累昏沉 疲憊不堪

今晚就來分享一篇 有關質性研究的舊作

 

記得兩年前(96年)冬天

我第一次參加市教大音樂系所舉辦的質性研究研討會

那是一次很特別的經驗 

令我印象深刻  甚至應該說超過預期

記得當時成虹飛老師發表了一篇

「呼喚一種從淚水交織中產出的知識」

配合他用感性、磁性的表達方式

讓人動容、神往

他認為所有的創作是為了 

為了不想再流淚或是為了想把淚流出來

在嚴肅的學術殿堂上  聽到這麼真誠而細緻的論述

使我們的內心裡產生了一種難以名狀的騷動和加溫

 

另一位高敬文老師的主題是「自彼次遇到『自彼次遇到妳』」

這首由杜十三做詞李泰祥作曲主唱的歌

演講一開始就放了這首歌的 DVD

聽著李泰祥哀怨又高亢的詮釋方式

讓人有某種悸動與感動

高敬文說他第一次聽到

「咱兩人相閃在滿滿是菜子仔花的田埂中」時

忍不住熱淚盈眶!

因為那讓他回憶起年少時期的某些歷史記憶

產生了一股熱流和張力

當時讓我想起但丁

但丁說他一生的創作力的來源是始自於九歲時

在佛羅倫斯的橋頭驚見瑟亞特莉切

他一生追尋的是重新回到當時的驚豔感動

無法擺脫的也是當時所產生的執迷和壓縮

另一個類似的例子是

說今天最負盛名的恐龍專家Goodlad博士

讓他一輩子能不辭辛勞無怨無悔

專意投入古生物的探索的動力來自於

他九歲(又是九歲)時

父親帶他去華盛頓博物館  看到了龐然巨大的暴龍骨架

讓他震撼驚嚇到不能言語

(後來多年後他也帶兒子去看,後者卻覺得索然無味)

 

高老師引用李泰祥的話說

「人,一生若能懷著浪漫並執著於他的夢想

   生命一定美麗、動人而完整」

聽完演講  我深深感動

也對於質性研究產生了敬重、敬畏和敬愛

因為這樣的研究方法和成果 可以真正深入人的心靈

可以真正探觸到生命的深處

因此也才能真正找到解開人心的困境與方向

 

質性研究中所觸及到的

不論是人、是事、是物

都不可免的要透過自己的投入與反思

來探索人的豐富、事的真相、物的風情、生命的奧妙

然而  這一切如何可能呢?

我猜想   如果不能相互感應、不能真誠開啟

就不可能有真正覺知與深層接納

如果不能有熱情的叩問、真切的關懷

就不可能有緊密的融合和紮實的信靠

所以人與人、人與事、人與物的相遇相知相許

就在於那份感同身受、一體同悲

就在於那份惺惺相惜、心心相映

我猜想   質性研究的重要武功心法至少有以下幾點

第一、相信

相信你要追尋的  相信你所相信的

第二是當真 

把自己也把對方當真

第三是同悲同心

與對方相遇  然後一起共舞

 

教師是助人專業

不是只在做知識的傳播

更是一種引發周圍的人其內在的召喚、

激勵其最底層的信念

使其願意去嘗試、去改變、去行動

 

這樣的力量和範疇  就是有溫度的知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382
  • 生命遭逢另一個生命,
    同樣的,生命感動另一個生命!
    每天與我們相處的人,
    雖然生命相遇,
    卻不一定有著相逢與感動的感受!
    只有真正的深入探索與相互對話,
    才是真正的生命碰觸與相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