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6  

 

也想不相思 可免相思苦

幾番細思量 寧願相思苦     胡適之

 

訪友在留言中說

------端看個人立場,

但不需勉強寫文發文

 

我們對客人最熱情的招呼語

「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

意思是 自己的家最自在 最放鬆

部落格是版主的家

所以 每個版主經營園地

都應該放鬆自在 不需要勉強去寫什麼

這樣不只是善待自己 也是善待訪友

自在才長久 勉強總是容易變質

自在的園地 綠意盎然

勉強的土壤 恐怕早晚會乾裂荒蕪

 

然而 這件事 真的這麼簡單 毫無疑義嗎? 

 

我想起了幾年前遇到得一個人

或許可以稱他為藝術家吧

四十來歲 一個充滿著夢想和熱情的人

 

我並不太認識他 因為工作的因素有了接觸

他非常強調 彈性 自由和想像力

認為要給孩子 給家長 給老師

更多的想像和開放的空間

這個世界太缺少美和創意了

只有藝術的天地 才是值得追求的人生

 

關於他的論述 我沒有反對的想法

但是 當我聽到他接下來的說法

卻讓我非常驚詫 和困惑

他說 為了要讓這樣的信念得以宣揚

一個校長即使戴著鋼盔 冒著槍林彈雨也要勇往直前

不要因為有老師或家長的反對 就卻步 就軟弱 就妥協 -----

 

也就是說 為了要實現他的開放 自由和想像

如果遭遇反對抗拒或不認同時

則應該勇敢的加以剷除弭平

不容這樣偉大的理想受到打擊

 

這個藝術家 是個優秀的中年人

他也確實做出不少閃亮的成績

帶給許多師生家長 不一樣的想像世界

他有他的想法和貢獻

但是對於那樣的言論和立場

我卻一直困惑著

 

直到後來 我自己開設了部落格

嘗試經營了一間「每天型的網誌」

發現自己 似乎也走上了相同的路

 

一個高倡自由開放 不勉強 自在隨性 任心無累的人

竟然強迫自己每天要寫文發文

明知道所寫的東西

只是一些淺碟化 情緒化 狹隘化的糟餑

卻仍然沾沾自喜 執著剛愎 不肯鬆手

 

直到去年11月 在一個靈光閃現的黃昏

我突然從惡夢中醒來 解開了那條繩子

往新的曠野奔去---

 

如今 我回頭去看那一位藝術家

恍惚間 似乎有了些理解

為什麼嘴巴說的 和他所做的是如此不相合呢

或許 並不是他故意在玩弄那一套欺蒙的把戲

而是

太想要實現 而不擇手段了

也或許是 他領悟到

感性的夢想 需要理性的力量去執行

 

他強烈渴望有更多的老師 家長 孩子

能夠享受到更大空間的 夢想世界

卻因為老是遇到抗拒 反對和挫折

因此 生出了不顧一切 不擇手段

非要實現不可的強硬立場

 

然而 就算他真正實現了那些夢想了

卻也在過程中 斲傷了 那信念中最核心的種苗

所得到的結果 往往是得失參半

無法真正化民成俗

 

最後 我想來討論一下「勉強」

我猜想 勉強至少有兩種吧

一種是 心中百般不願

卻因為外力所迫 不得不做的一種無奈

另一種是 心中有些軟弱 想要逃避

但是 掙扎著去承擔一份責任或考驗的選擇

 

前者 讓那個受勉強的人 不斷地被掏空

後者 卻讓那個勉強的人 跨過壓力找到增能

 

胡適之有一首詩

也想不相思 可免相思苦

幾番細思量 寧願相思苦

 

似乎說出了 那種勉強之中的回甘

 

一般人 除非具有很高的天賦

不需要勉強 就能不斷地從生活中轉化增能

多數人  還是需要自我鞭策 稍作勉強

才能克服人性的怠惰 好逸惡勞

 

水滸傳的作者 施耐庵在序言裡曾說

名心既,其心多

意思是說 沒有了求名之心 於是連寫書都懶了

還好 他後來給自己一些勉強

才完成了這麼美好的作品

 

相信很多作家 除了靠天賦  多少也靠些許勉強

才能不斷地有作品產出吧

 

這是我看到訪友的回應 有了這樣的聯想

雖然 我是支持不要「勉強」寫文發文

但是 偶爾的小勉強 可能也無傷大雅吧

 

您說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