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18.jpg 

學校教育的緣起,在於需要。

國家需要、社會需要、個人需要。

人們的生活形態和學校教育傳授的內容間,

彼此交互影響,產生了共向的拉拔。


本文從大眾教育談起。

大眾教育的內函包括大眾和教育:

大眾是集合名詞,包含了各種階層、

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種問題,

譬如:道德、紀律、犯罪、貧窮、

管理、特權、正義、剝削、宰制---等。

教育則是去強化或弱化上述內容所做的努力。

 

蕭伯納說:銀行,是窮人存錢,

卻被拿去炒作地皮、股票、房價

然後反過來剝削窮人的地方。

論道德,那開銀行的不比搶銀行的高明。

 

談大眾教育,不可免的要觸及,傅柯所關切的:

教了什麼樣的知識,誰的知識。

許多以前被我們認為天經地義的事,

現在才知道未必如此。

龍應台說:曾經相信過歷史,

後來知道,原來歷史的一半是編造。

前朝史永遠是後朝人在寫,

後人永遠在否定前朝,他的後朝又來否定他,

但是負負不一定得正,

只是累積漸進的扭曲變形移位,

使真相永遠掩蓋,無法復原。

 

即使是現代科學發明,似乎普羅大眾都廣受其益,

但戴森 ( Freeman J.Dyson )也提出警訊,他說:

我們實驗室輸出的產品

一面倒成為有錢人的玩具,很少顧及窮人的基本需要。

我們坐視政府和大學的實驗室成為中產階級的福利措施,

同時利用我們的發明物又奪走窮人的工作,

我們變成了受教育、擁有電腦的富人

與沒有電腦貧窮文盲之間鴻溝日益擴大的幫凶,

我們扶植成立了一個後工業化的社會,

沒有給失學青年合法的憑藉,

我們協助貧富不均由國家規模擴大到國際規模,

因為科技擴散後弱勢國家嗷嗷待哺、強勢國家越來越富……..。

 

大眾教育雖然帶來人類文明的發展,

卻也經常再製了社會的不公不義。

法國詩人波特萊爾

在他的「且讓我們一起來毆打窮人」一文中說,

只有證明自己和別人平等的人才是和人平等,

只有知道如何取得自由的人才配得上自由。

在某個角度裡,詩人其實是為了激勵所有的弱勢者,

不能期待強權們會自己放棄他們的特權,

只有靠自己站起來,改變才有可能。

但問題是,這些被剝奪平等與自由的人不但一無所覺,

相反的多數正無怨地和剝削者站在同一陣線上,

快樂而感恩的領取著那微薄的利息。

或許有一天,在我們更懂得什麼慈悲之後,

我們才會知道這是多麼殘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