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6  

 

也想不相思 可免相思苦

幾番細思量 寧願相思苦     胡適之

 

訪友在留言中說

------端看個人立場,

但不需勉強寫文發文

 

我們對客人最熱情的招呼語

「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

意思是 自己的家最自在 最放鬆

部落格是版主的家

所以 每個版主經營園地

都應該放鬆自在 不需要勉強去寫什麼

這樣不只是善待自己 也是善待訪友

自在才長久 勉強總是容易變質

自在的園地 綠意盎然

勉強的土壤 恐怕早晚會乾裂荒蕪

 

然而 這件事 真的這麼簡單 毫無疑義嗎? 

 

我想起了幾年前遇到得一個人

或許可以稱他為藝術家吧

四十來歲 一個充滿著夢想和熱情的人

 

我並不太認識他 因為工作的因素有了接觸

他非常強調 彈性 自由和想像力

認為要給孩子 給家長 給老師

更多的想像和開放的空間

這個世界太缺少美和創意了

只有藝術的天地 才是值得追求的人生

 

關於他的論述 我沒有反對的想法

但是 當我聽到他接下來的說法

卻讓我非常驚詫 和困惑

他說 為了要讓這樣的信念得以宣揚

一個校長即使戴著鋼盔 冒著槍林彈雨也要勇往直前

不要因為有老師或家長的反對 就卻步 就軟弱 就妥協 -----

 

也就是說 為了要實現他的開放 自由和想像

如果遭遇反對抗拒或不認同時

則應該勇敢的加以剷除弭平

不容這樣偉大的理想受到打擊

 

這個藝術家 是個優秀的中年人

他也確實做出不少閃亮的成績

帶給許多師生家長 不一樣的想像世界

他有他的想法和貢獻

但是對於那樣的言論和立場

我卻一直困惑著

 

直到後來 我自己開設了部落格

嘗試經營了一間「每天型的網誌」

發現自己 似乎也走上了相同的路

 

一個高倡自由開放 不勉強 自在隨性 任心無累的人

竟然強迫自己每天要寫文發文

明知道所寫的東西

只是一些淺碟化 情緒化 狹隘化的糟餑

卻仍然沾沾自喜 執著剛愎 不肯鬆手

 

直到去年11月 在一個靈光閃現的黃昏

我突然從惡夢中醒來 解開了那條繩子

往新的曠野奔去---

 

如今 我回頭去看那一位藝術家

恍惚間 似乎有了些理解

為什麼嘴巴說的 和他所做的是如此不相合呢

或許 並不是他故意在玩弄那一套欺蒙的把戲

而是

太想要實現 而不擇手段了

也或許是 他領悟到

感性的夢想 需要理性的力量去執行

 

他強烈渴望有更多的老師 家長 孩子

能夠享受到更大空間的 夢想世界

卻因為老是遇到抗拒 反對和挫折

因此 生出了不顧一切 不擇手段

非要實現不可的強硬立場

 

然而 就算他真正實現了那些夢想了

卻也在過程中 斲傷了 那信念中最核心的種苗

所得到的結果 往往是得失參半

無法真正化民成俗

 

最後 我想來討論一下「勉強」

我猜想 勉強至少有兩種吧

一種是 心中百般不願

卻因為外力所迫 不得不做的一種無奈

另一種是 心中有些軟弱 想要逃避

但是 掙扎著去承擔一份責任或考驗的選擇

 

前者 讓那個受勉強的人 不斷地被掏空

後者 卻讓那個勉強的人 跨過壓力找到增能

 

胡適之有一首詩

也想不相思 可免相思苦

幾番細思量 寧願相思苦

 

似乎說出了 那種勉強之中的回甘

 

一般人 除非具有很高的天賦

不需要勉強 就能不斷地從生活中轉化增能

多數人  還是需要自我鞭策 稍作勉強

才能克服人性的怠惰 好逸惡勞

 

水滸傳的作者 施耐庵在序言裡曾說

名心既,其心多

意思是說 沒有了求名之心 於是連寫書都懶了

還好 他後來給自己一些勉強

才完成了這麼美好的作品

 

相信很多作家 除了靠天賦  多少也靠些許勉強

才能不斷地有作品產出吧

 

這是我看到訪友的回應 有了這樣的聯想

雖然 我是支持不要「勉強」寫文發文

但是 偶爾的小勉強 可能也無傷大雅吧

 

您說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齊思特 的頭像
齊思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訪客
  • 新聞~
    "蔣公逝世38周年 馬英九赴桃園謁陵"

    ( 轉貼自 我是台灣人.台灣是咱的國家)
    國家元首精神錯亂,實在不是人民之福!

    (fb_蕭豫安)
    最親共媚共的 去給 最恨共反共的 燒香。
    妳說錯亂不錯亂。

    也算另類的 小勉強 ?
    哈哈!

  • 你舉的例子很有趣
    我向來喜歡這種衝突中的張力
    記得我曾經寫過有關治場上的爾虞我詐
    昨天還拼得你死我活 今天卻說我們從無心結、
    昨天還是一呼百諾的黨主席
    今天就成了黨的叛徒(許信良、李慶華與李登輝)
    更別說 陳水扁 謝長廷 蘇貞昌 以前都是國民黨員
    而施明德 陳文茜 鄭麗文 以前都是民進黨的悍將
    因此 最親共的 替最反共的上香 或許也就很能了解囉

    這樣骯髒的事情 拿來和我的 神聖的勉強來相提並論
    也只有壞細胞想的出來啊 哈哈

    齊思特 於 2013/04/09 16:20 回覆

  • 小龜的家
  • 這樣的回文我深深讚許;本來部落格就是自我的天地,成長與否,定義如何,都是一種過程,你的舉例其實便是反思;上星期眼睛出狀況,以致停文看文都有問題,昨天稍能寫看,便連發兩篇,我不是有高深學問的人,每天寫我就很快樂,到格友家看文留言,也讓我很快樂,這是最廉價卻也是最高價的幸福,我的留言有時俏皮有時正經,就是看文後直接的想法回應,所以這篇文真的是給我的最好的贈予,謝謝你了!

  • "最廉價卻也是最高價的幸福"

    很讚同這樣的形容

    同樣管理一個部落格 那種心情是相近的
    能夠創作 很開心 能夠有訪友互動 很窩心
    純粹去欣賞別人不同的創作觀點 也常常深受啟發
    網路世界真是神奇 就這麼巧妙地 把似乎遙遠的兩朵靈魂給聯結了

    讓人不得不起了敬畏和感恩的心

    眼睛有好一些了嗎 保重身子喔

    齊思特 於 2013/04/09 16:24 回覆

  • 雁情
  • 我大概從國中開始就喜歡寫寫抄抄
    有時還會投稿
    一直到二十多歲我仍是不停的創作
    當然現在回頭看那些作品並不是那麼完美
    甚至會問自己為何寫出那樣的作品
    但那一路寫來我似乎沒有遇過什麼困難
    當然就沒有你所說的勉強寫文
    即使那時我連一個部落格都沒有

    直到我生命中的人離開後
    我突然發現
    我喪失了寫文的能力
    之後有近十年的時間
    只能像寫日記似的寫幾句短文
    那時候我才在別的平台開設部落格
    但以心情抒發為主
    直到朋友鼓勵我
    我才又重新拾筆而寫
    我才在去年11月時加入痞客邦

    當然我也鼓勵自己能夠規律的每天發文
    但後來也發現工作和寫文不能同時兼顧時
    我也開始煩燥
    勉強發文的同時
    發現自己很討厭自己
    可是,我又很容易怠惰
    所以通常我會讓自己休息一天
    在臉書上我很喜歡貼上自己突來的文字
    如果可能部落格我也會貼
    就算是兩三句話
    別人認不認同都沒關係
    因為那是自己心的出口

    除非,想要寫稿賺稿費那就另當別論了
    哇~~~我的壞毛病又來了
    老是在別人的格子碎唸一堆
    歹勢丫~~~打這些字我一點都不勉強還很快樂咧!
    像聊天吧!XDDDD
    您說是嗎?

  • 您的創作能量非常驚人 想像力更是豐沛
    沒有相當的熱情和夢想的人 是做不到的

    感覺上 你順手拈來 行雲流水
    難怪能文能詩能小說矣

    寫作多數時候 確實如你所說 一點都不勉強還很快樂咧

    但是偶爾 還是會有遇到一些小勉強
    就會暫時擱淺 等待下一陣風來時 才能順利啟航

    有您的光臨 小店增添不少光彩

    齊思特 於 2013/04/09 20:24 回覆

  • 飛行鳥
  • 勉強和堅持有區隔性

    或許堅持需要一點勉強的動力

    讓堅持可以延續下去......

  • 你用勉強和堅持做區隔 似乎更容易懂
    我很贊同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這樣說:

    創作不要太勉強 但是卻必須要堅持!

    你說是嗎

    齊思特 於 2013/04/09 20:26 回覆

  • 小司麥@u@"
  • 小小的天地
    在乎最初的想法
    最重要~

  • 人們常常互相勉勵:「莫忘初心」
    因為 最初的想法 往往最純潔 也最動人
    後來卻因為現實的折磨或污染 漸漸就變得沒有那麼純淨了

    所以 我也常常自我提想
    不要因為路走的太遠 而忘了為什麼出發

    歡迎你

    齊思特 於 2013/04/09 20:29 回覆

  • Nini
  • 有時候不需要解釋
    對別人、對自己都是...

  • 我也用了一篇文章 回應你
    應該說 認同你

    這陣子小店來了許多新朋友
    反而讓我 想起了老朋友

    齊思特 於 2013/04/09 20:30 回覆

  • 寶寶
  • 非常同意 名心既盡,其心多懶。
    雖然喜歡爬爬格子,
    但惰心疏懶,
    若不是有出版社的截稿日,我必一事無成。
    所以成功由來是來自..... 勉強為之,
    再加上...... 用心......助力。

  • 問題在於 對「成功」的定義 每個人並不太相同
    因此 勉強的性質和強度 也會有所不同

    譬如 一個得道高僧 他每天自我鞭策研讀經典
    這裡面是否也存有某些自我惕礪和要求 那算不算勉強

    所以 或許 那是一種尋求動態平衡的歷程 言人人殊吧

    歡迎你

    齊思特 於 2013/04/10 21: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