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2.jpg 

剛入獄的囚犯宣稱:

現在  我把所有人都關在外面了

 

這個社會上有許多的紛擾 來自於

當事人看不出局勢 分辨不清問題之所在

 

有些父母對子女說

如果你如何如何(譬如娶誰或放棄娶誰)

那麼我們就斷絕關係

譬如某些老師對學生說

如果你如何如何 (譬如敢再不寫 或敢再亂寫)

我就會把你如何如何

譬如某些政黨對黨籍議員說

如果你如何如何(譬如敢不投給誰或竟敢投給誰)

就要把你開除黨籍云云

 

問題不在於 面臨到後面的情況時

是否應該一如當初所宣稱的 要如何如何

而是在於  事件的發展之前

你是否有了解狀況  是否已經能預估情勢發展

你能承受那樣的後果嗎

這是最好的或不得不的處置嗎

 ( 就算你能承受 那真的是你所期待的嗎

   除此 沒有更好的作法嗎 )

 

作為父母 可以動不動用那麼強烈的抉擇讓孩子選嗎

難道那件事有比親子關係更重要嗎

作為老師 那個行為的做與不做

真的有嚴重到要撕破臉嗎

作為黨中央 開除黨籍是你維繫紀律唯一的法寶嗎

 

根據今天的聯合報:

國民黨中常會昨天通過開除十名台南市議員的黨紀處分案---將成為「史上最小的國民黨團」--市議員只剩三人,正好湊足「黨團三長」,貫徹黨紀的台南市議員謝龍介說,已逐一和遭到開除的議員溝通,希望能加入國民黨團運作,「戴罪立功」---

57名市議員中 只剩下3名  被開除的遠大於留下來的

這意味著什麼


且聽這些被開除者怎麼說


張世賢:是國民黨要離開他 不是他要離開國民黨

( 老天啊 說的正義凜然)


他並批評阮剛猛(考紀會主委)

「走過人間煙火 卻不食人間煙火」

  ( 還真是鞭闢入裡呢!)


李文俊:既然黨開除他們 將自己團結 成立聯盟


尋求與其他無黨籍議員合作 不排除與任何政黨合作


他又補充一句「暫時不考慮加入民進黨

 (哇! 完全沒把黨看在眼裡了)

 


民不畏死 奈何以死懼之

這些人之前就不怕你

你既然在事前看不出

還大聲恐嚇他

最後下不了台時 只好宣稱

你把全世界關在門外了

 

或許你會說 這些不守黨紀 不講倫理的黨員

棄之可也  藉著這次機會 好好的整頓

壯士斷腕 摧枯拉朽 才能長出真正的新芽

如果黨中央真的是這樣的想法

那麼不管這次跌的有多痛  傷的有多深 也是值的

但是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根據今天的聯合報二版:

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也說,加入黨團運作者只要配合黨政策,申請重新入黨將「優先予以考量」;依照黨章規定,遭國民黨開除黨籍者,最快兩年後就可重新申請入黨。

看到吧 只要兩年就可以重新入黨

這些被開除者 當初如果說有任何顧忌

在於擔心被開除後 下次參選時

無法獲得認黨不認人的選民支持

但是兩年後就可以入黨 四年後誰還記得這些事

國民黨嘴巴開除他們 心裡還是期待著他們回頭

否則為什麼不像民進黨定為五年才能重新入黨呢

 

有人只要裡子不要理子

有人沒了裡子只能要個面子

(當然有人連面子也沒有  賠了夫人又折兵)

這些活生生的教材 讓人五味雜陳

 

想想 如果當初這些握有權力的人

在下決定前 能夠審時度勢

做好溝通和討論

而不是一個命令一個動作

或許就不會弄到最後下不了台的局面

監獄3.jpg  

 

創作者介紹

齊思特の窗台

齊思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李子
  • 總覺得您是一位觀察敏銳鞭辟入裡的時事說書人
    每日咀嚼世事 善加消化
    快速的撰文
    與我們分享最精華的觀點
    最值得批判的現象與最具意義的啟發
    很有深度的分享....
    感謝版主



  • 事情總是有許多不同的角度
    很難面面顧到
    因此 所有的評論或批判都是有限的

    雖然是有限的 但是由於自由而公開的討論
    可能可以使事情更清楚 使觀點更多元豐富
    或許 就可以讓我們與真相更接近些

    這是書寫者的一種期許與想像

    感謝您的鼓勵喔

    因為有朋友的支持 才使的分享更充滿意義

    齊思特 於 2010/12/30 22:14 回覆

  • 小    主子
  • 引領風騷的大”領子”,
    總希望更神氣體面些,
    硬是要把小”釦子”給實實扣上
    扣緊了雖具昂首領御感,但卻又自覺喘不過氣,
    鬆了扣 又頂怕失之散漫無序

    長袖善舞的”袖子”
    不免軋上一手 淨出些餿主意
    平日手頭豐腴 肥滋滋的油手
    手忙口亂的湊熱鬧下 只留下一堆堆油膩膩 ~ 指紋
    臃腫的粗糙手腕 反倒把自個袖口的 釦子 給撐爆了

    唉 不耐煩的小主子
    是否該聰明的 快快換上
    自主便利的 拉鍊式保暖外套??
    實現小主子的真民意
    唾棄 愚民式的 領(袖)扣 之爭!!


    --------------------------------------

    三(五)權 本應分立制衡 監督
    咱小小主子 選出的 民意代表 竟成了 黨意代表
    立法權在領袖黨意唯尊的旨意下
    竟淪為行政權的附庸背書 護航堂口

    臥槽泥馬 妖化成 行政大怪獸
    吞噬了立法民意
    生剝了司法審查
    閨房火宣的小屁屁 監督糾察
    大概也只殘餘 窺視作用

    台灣(咱的老母)
    還有何 理想可言??!!!